网站群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理论前沿

林毅夫:全球经济步入微弱复苏

http://www.hebjgbz.gov.cn 点击次数:?  2009-12-17 

    问:2009年,世界经济的发展呈现出怎样的特点?如何评价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状况?

  答:2009年全球GDP呈现负增长,直到下半年才开始出现复苏。

  世界银行将在2010年1月中旬发布《2010年全球经济展望:发展中国家的危机、融资与增长》。我们预期由于财政刺激和库存回补的驱动,200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出现微弱复苏,但因为库存回补的效应逐渐减弱以及世界大部分地区个人支出和银行贷款继续疲软,复苏速度可能会很慢。

  我们认为,尽管出口下降对经济增长造成拖累,中国的情况继续好于大多数国家,今年可以实现8%的GDP增长目标。在宏大的刺激计划支撑下,第三季度的GDP同比增长达到8.9%。

  就发展中国家总体而言,如果将印度和中国排除在外,2009年的GDP预期几乎难以进入正增长区间,在这场危机中,发展中国家首当其冲,受到私人资本流入骤降、广泛的信心缺失导致投资需求减少、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发达国家失业率上升造成劳工汇款减少等因素的严重影响。欧洲和中亚的发展中经济体由于深度融入西欧金融体系而在今年遭受重创;亚洲的增长表现出一定的回弹力,原因是该地区在危机前宏观形势良好,并有能力实施反周期的财政刺激。

  问:目前世界经济出现回暖势头,但总体上仍较弱。您认为影响世界经济强劲复苏的因素何在?应如何看待贸易保护主义等对世界经济和贸易带来负面作用?

  答:初步分析显示,全球产能过剩的状态还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2010年全球产出缺口(实际产出与潜在产出的差额)达到潜在产出的6.5%,在2014年之前恐怕都不会降到2%以下。

  在存在过剩产能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出现强劲复苏,原因是投资机会有限和失业率上升抑制了投资和消费的私人需求。金融机构去杠杆化带来的信贷紧缺,以及家庭要重建资产负债表,都会对私人需求造成不利影响。

  如果要走出世界贸易大幅缩水的困境,贸易保护主义是我们需要认真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不过,世界银行研究显示,上个世纪30年代那种保护主义不会重现。的确,我们看到有迹象表明全球贸易体系正在采取措施,在防止不合理的贸易报复方面发挥良好作用。

  今年,在世界各地的一些国家,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要求政府设置新的贸易壁垒。从2009年年初到目前,企业申请政府保护的数目比2008年同比高30%,而2008年比2007年高36%。

  不过,各国也在采取措施抵制不公平的贸易壁垒。例如,中国最近两度决定通过世贸组织正式质询在危机期间针对其出口产品的新增贸易壁垒:7月中国就对其钢制紧固件出口征收新的反倾销关税提出申诉,继而9月份又针对出口轮胎特保案提出申诉。

  中国诉诸世贸组织的做法是令人鼓舞的,因为目前的世界贸易体系是建立在自我约束基础上的。出口商及其政府代表必须进行自我监督以保持市场开放,有时自我约束意味着不得不将贸易争端提交到世贸组织。

  在数据全部收集之后,显示出来的2008年和2009年申请增设贸易壁垒的企业数量可能会大大增加,未必一定会带来2009年贸易壁垒的实际数量增加,这就需要出口商及其政府代表更多地诉诸世贸组织,从而帮助说服设置贸易壁垒的政府更严肃地遵循世界贸易体系的规则。

  我还认为,完成多哈多边贸易谈判可以抑制保护主义,帮助为发展中国家市场准入建立更多的保障。

  问:最近出现的“迪拜现象”引起了世界的关注,您是否认为该事件会恶化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并进而影响世界经济复苏的进程?

  答:我不认为迪拜世界的影响会十分深远,一部分原因是迪拜迅速采取了措施解决问题,另外阿联酋央行对支撑银行流动性也作出了令人宽慰的努力。

  从全球影响来看,虽然各国银行看起来受影响不大,但对海湾合作会国家和准主权债务市场的风险认知度以及部分迪拜世界资产(特别是商业资产)抛售等因素值得关注。如何处理迪拜世界的债务重组也很重要。

 问:2009年以来,伦敦金融峰会和匹兹堡峰会的召开,对建立全球经济治理新秩序作出了一定的努力。您对此有什么评价?

  答:规划退出战略是需要的,因为政府长时间的财政刺激将会增加公共债务。然而,在全球持续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那些具有充足财政空间并担心需求疲软的国家维持刺激计划很重要。

  对退出战略的讨论来源于担心公共债务导致通货膨胀。投资于“绿色增长”和消除瓶颈的基础设施项目将会促进短期需求,提升促进长期增长的潜能。此类项目——无论是扩大可再生能源投资还是改造公共交通系统——将会带来中期收益,而并非必然会造成通胀。具有财政空间的国家可以考虑继续此类公共投资。世界银行集团和其他国际金融机构也应增加他们在财政紧张的发展中国家对此类项目的支持。

  匹兹堡峰会达成的将经济决策的中心从G8转到G20的决议反映出一个认识:应对全球问题需要的不只是发达国家俱乐部开一次会。当G8和G20明年夏天在加拿大开会时,将是一个重要契机来讨论他们各自的作用和如何相互协调。

  今年G20遭遇到应对世界金融危机的挑战,2010年它将需要巩固其结构,界定其组织形式。韩国作为轮值主席国,与G8的轮值主席国加拿大一起,将发挥辅助作用,帮助确定G20如何运作、以什么为目标的制度和职责。

  尽管日程上有诸多关键议题,但也许最重要的需要优先考虑的议题将是完成应对危机的工作——财政刺激方案和退出战略——确保完成监管改革,促进可持续和包容性的发展。

  一年来世界银行集团一直在积极与G20合作,(作为观察员)参与所有正式会议(财长会和领导人会议)和所有工作小组以及研讨会。在未来一年,世行将为G20的《强劲、可持续和平衡的增长框架》相关的相互评估过程提供分析,世行将帮助G20从发展和减贫的角度评估其集体政策的一致性和有效性。

  问:2010年全球经济前景如何?会面临哪些挑战?

  答:世界经济在2010年将继续复苏,世界大部分地区仍将以大量过剩产能为特征。一个关键性的政策挑战是审慎地管理好从反周期性政策刺激的退出。

  复苏还将依赖于对全球失衡的管理。在危机之后,经常账户不平衡缩小了,但这部分反映出暂时的、周期性的因素,如世界贸易和油价大幅下降。再平衡能否持久,将在很大程度上一方面依赖于美国财政货币刺激的有序展开,另一方面依赖于危机后中国和其他东亚主要经济体的刺激和改革措施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拉动内需。

  总之,世界经济增速放缓,资本更加稀缺且成本上升,这些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将面临更困难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各国提升资源使用效率和提高生产率的努力至关重要。这将会为绿色经济以及关键性基础设施和人类发展规划的有效投资带来额外收益——打破制约生产率和增长的瓶颈。

  官方融资,包括来自世界银行集团等多边机构的融资,将会在帮助弥补融资缺口和改善发展效益方面发挥作用。重要的是要确保国际金融机构有充足的资源和手段来发挥其作用。


信息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李志建